栏目头部广告

中山证券一股东转让近半持股 接盘方来自东莞“百亿村”_中证网

证券时报

  证券时报记者 谭楚丹

  近日,锦龙股份的公告透露了中山证券即将出现股权变动。据悉,第二大股东西部矿业集团拟将其所持的中山证券部分股权(8200万股),以近3亿元的价格转让给东莞市雁裕实业投资有限公司。

  这已经不是西部矿业集团第一次计划转让股权了。证券时报记者注意到,西部矿业集团此次转让价较8年前的挂牌转让价基本无差,这意味着这笔股份此阶段没有增值。

  此次接盘方是锦龙股份实际控制人发家地的村办企业,由东莞凤岗镇雁田村集体经济实体“雁田股份经济联合社”全资持股。雁田村颇有来头,过去一年成为东莞的首个“百亿村”。

  8年未增值

  根据4月22日锦龙股份发布的公告,控股子公司中山证券股东西部矿业集团拟将其持有的部分中山证券股权转让。

  据了解,西部矿业集团早于锦龙股份进入中山证券股东序列。早在2008年中山证券增资扩股中,青海国资委旗下的西部矿业集团出资1.7亿元,与福建七匹狼集团、中科实业集团、深圳市建设集团并列中山证券第一大股东位置。后因其他股东增资,西部矿业集团持股比例从最初的12.55%稀释至如今的9.55%,当前为中山证券第二大股东。

  如今,西部矿业计划转让的8200万股占中山证券注册资本的4.61%,占西部矿业集团所持股份比例约48%。若转让成功后,西部矿业集团持股比例将会降至4.94%,成为中山证券第三大股东。

  西部矿业集团想“脱手”中山证券股权由来已久。2015年9月至2016年4月期间,西部矿业集团多次挂牌转让持有的所有中山证券股权,起初挂牌底价为5.95亿元,后提高至6.25亿元,但频频流拍,无人接手。2020年,再度挂牌“清仓”中山证券股权,雪松实业集团以6.16亿元的挂牌底价成交。然而,这笔股权转让迟迟没落地,雪松方面也没有下文。

  那么,西部矿业集团此次能否卖出好价格?根据锦龙股份公告,上述8200万股转让价格为3.6235元/股,转让价款确定为2.97亿元。锦龙股份认为,交易定价符合市场惯例。

  不过,上述价格尽管相比2008年西部矿业出资有所增值,但较2016年挂牌转让价基本没有变化。据证券时报记者测算,以2015年-2016年中山证券总股数13.55亿股来计算,2015年西部矿业挂牌底价对应的转让价格约为3.5元/股;2016年对应约3.68元/股。以2020年中山证券总股数17亿股计算,西部矿业挂牌底价对应的转让价格约3.62元/股。

  这意味着,从2016年至今长达8年时间,西部矿业持有中山证券的股权没有增值。

  回顾中山证券历年业绩,该公司盈利规模呈现震荡下行,其中近年来连续亏损,这里既有难以摆脱“看天吃饭”窘境的行业因素,也有受到头部效应加剧的叠加影响,而更重要的是中山证券此前收到罚单导致部分业务暂停。财报数据显示,中山证券2015年至2022年期间归母净利润分别为7.86亿元、3.50亿元、1.34亿元、0.68亿元、2.32亿元、2.51亿元、-0.53亿元、-1.80亿元,2023年中山证券未经审计的净利润为-0.84亿元。

  村办企业接盘

  此次股权受让方的背景备受市场关注。根据4月22日公告,计划受让方为东莞市雁裕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雁裕投资”)。天眼查APP显示,雁裕投资地址位于东莞市凤岗镇,由村集体经济实体“东莞市凤岗镇雁田股份经济联合社”100%持股。

  “雁田村”是锦龙股份实际控制人杨志茂的发家地。成立于1997年的东莞市新世纪科教拓展有限公司(锦龙股份控股股东)地址也位于东莞市凤岗镇雁田村。

  雁田村的经济实力不可小觑。据东莞日报报道,截至2023年底,凤岗镇雁田村组两级总资产102.6亿元,成为东莞第一个百亿元村。该村持有各类物业70.5万平方米,每年租金收入约1.6亿元;拥有信托理财产品7亿元,每年可获分红收益9000万元。

  据了解,雁田村实施“走出去”战略,曾先后在上海、广州、惠州、韶关等地参与房地产开发、物业投资等;利用集体资金参与资本运营;收购部分上市公司法人股等。全村有多家村办企业长期从事对外投资业务,其中上述村集体经济实体雁田股份经济联合社在2017年长期投资总额为12.1亿元,投资收益达到1.5亿元,占当年总收入的51%。

  雁裕投资作为雁田股份经济联合社旗下企业,曾在2016年计划认购锦龙股份的定增,认购金额约为10亿元。不过,锦龙股份这次非公开发行最终并未能成功。

  对于此次西部矿业集团转让部分股权给雁裕投资事项,锦龙股份表示,董事会同意放弃上述股权的优先购买权,并同意上述股权转让。

  中小券商股权频频转让

  不止是中山证券,近年来多家中小券商面临股权变动,主要为非控股股东退出。

  比如,今年4月初河南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发布两则罚没股权买卖公告,联储证券两名股东(河南豫证产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及山东五证交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合计持有的约1.57%的股权被拍卖,起拍价合计达1.47亿元。又如,今年3月,大同证券的小股东国电电力拟以675.93万元转让大同证券0.465%股权。

  此外,天津市浩物嘉德汽车贸易有限公司持有的渤海证券1.67亿股今年初拍卖结束,因无人出价,最终流拍。澄星实业集团持有华龙证券5108.21万股股份今年结束二拍,并以流拍告终。去年还有银之杰要“清仓”东亚前海证券26.1%股权,中天证券二股东本钢集团拟“清仓”所持中天证券21.35%股权。

  北方地区一家中小券商高管告诉证券时报记者,券商股权转让加速有多方面原因:一是近年来不少央企、国企被要求聚焦主业,需要清理金融资产或是不赚钱的参股企业;二是股东自身盈利能力下滑,优化负债结构迫在眉睫;三是有的股东面临司法诉讼等问题。

  华南地区一家中小券商人士认为,中小券商机构盈利规模不大,给股东的投资回报不高,券商股权已经不是往年的“香饽饽”。

标签: [db:TAGS]
文章详情页广告

随便看看

这是广告